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AC】暗影出鞘(Ezno中长篇[三])

 【AC】暗影出鞘(三)

#西皮向:Arno×黑化Ezio

#深夜党撒毒

#人物性格大反转 OOC算我的

#人物故事改动 微微架空 ←绝对架空 空中空

#除了乱七八糟的剧情 还有乱七八糟的文笔(。

[@烨焰 好的我终于更新了,这章我写了两遍已经是个废物了。我是不是托更了很久……]

#第一章和第二章请点击我的主页吧,我居然复制不了(。)

短到无话可说的第三章。

图源侵删。

-

【第三章:殇之利剑 生死之念】

-

乌云正在天空中翻滚,闪电不时击打着云层,雷声也时不时萦绕在耳旁。冰冷的雨水倾盆而下,晶莹的水珠瞬间织起了一道白色的纱布。

Ezio淋着这场蓄势已久的雨,睫毛微微颤动着,灰色眸子又恐怖又绝望,正冷冷地看着这一切,雨中的世界,和这座城市。

[……那时,也是这样的吧?]

腰间别着的紫色腰带,被雨水打湿后变成深紫,斑斑血迹,那意大利兄弟会的徽章破烂不堪。无人想到,这是出自他的叔叔,Mario之手。

想到这,Ezio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绝望的冷笑。

-

Auditore家族府邸发生的事情如浪潮般洗刷了意大利佛罗伦萨,以及意大利兄弟会。

阴雨绵绵,那刺鼻的血腥味仿佛怎么也洗不掉的充斥在鼻内,Ezio无奈极了,下一刻抽动了一下马绳,让马儿跑得更快,最好快过那些风言浪语。

雨渐渐变大,如豆子般大的水珠拍打在Ezio的脸上,洗掉了脸上沾染的血渍,却洗不掉他那浑身散发的戾气。

“Ezio!你个狗娘养的垃圾!”Mario叔叔一见到他便拿上剑一刺,同时大喊出这句话,充满着一时发泄不完的悲愤。

Ezio见状将马匹上扬,马儿不知不觉间为他挡下了这一击,鲜红的血液顷刻间洒在了地上,而Ezio也撒开了手从马匹上下来站立在地上直视着他的……叔叔。

“……哼。”

锋利的剑刃再次砍了过来,Ezio不慌不忙地侧身一躲,然后弹出了袖剑顺其反刺,划破了他叔叔的手。

“好啊……Auditore家怎么会出现你这个废物!”

“……与你无关,现在,你只要死就好。”

话音刚落,Ezio抬眸看着他,Mario清楚地看到,他侄子那曾女子为之动容的灰色瞳孔里满是杀气。

白刃一挥,Ezio来不及躲开,仅仅只是向后一退,剑刃划破了他的衣服,Mario的力道不容小觑,随着一声响亮的破碎声,腰带前的兄弟会标志碎了几块落在地上,残留着几点轮廓。

“你不配拥有它!不配去信仰!”

“我知道。”

Ezio用前臂的护铠将剑挡开,而后向前一步用袖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你给我的礼物,我收下了。”Ezio冷冷地说道。

Mario用生命最后一口气看着杀死自己的侄子,无言,但他心里知道,Ezio很有才华和天赋,却走了一条不该走的道路。他无力跪下,而他侄子正在雨中俯视着他。

“你走错路了,Ezio。”

-

一道雷惊醒了Ezio,全身都给自己的大脑传送着冰冷而又刺骨的感觉,他侧眸看去,他此刻身在Arno房间外的阳台。

那一封信,决定了一切。

Ezio看到一闪而过的寒光,那是Arno的袖剑!他居然会做出这等懦弱的事情。

[要阻止他。]

这个想法停留在了脑海之中,随之Ezio的手动了动,一柄飞刀瞬间出现在手中,他轻抚了一下刀身上镂刻的纹路,有恶魔有恶鬼,正中还刻着一个骷髅,而刀柄的末端,却刻着一个字母“E”。

曾经用来杀人的刀,现在却用来救人。

Ezio发出一声自嘲的笑,随后向前跑去,靴子踏过浸泡着地的雨水,发出啪啪的声响,进入屋内时匕首一扔而出,刀身的水珠在空中落下,划破着屋内沉重的空气径直朝袖剑飞去,擦过袖剑时迸溅出点点火光,之后变化了轨迹划过Arno一缕头发插入墙上。

Arno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阻止他。

“……你为什么这么做?”

Ezio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与他擦肩而过将匕首从墙上拔下,留下一道痕迹,回过头来才淡淡开口。

“与其问我,不如问问你自己……”Ezio抬眸看了一眼桌上摆放着的那封兄弟会的信,抬起左手轻抚了一下油漆上印着的兄弟会标志,冷笑一声后将匕首狠狠地刺穿它,刺入了木桌,“我不管那狗屁兄弟会说了什么,但我希望你,以刺客的名义活下去。”

说罢,Ezio打算离开,Arno本想开口却被他的一句话堵了回去。

“当你决定好并且准备好了,明日早晨巴士地狱见,我想你对那并不陌生,毕竟……”Ezio说到这勾起嘴角浅笑,“那是你开始一切的地方。”

一切的起点,以刺客的名义。

-

雨后的太阳分外明媚,一束温暖的阳光正好洒在了那把全身都是银色的飞刀上,一瞬的寒光吸引了Arno的注意,同时他也发现那抹光中似乎有一点红光在闪烁,走上前抬起手摸了下飞刀的刀柄,随后发现字母E的下方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如一滴鲜血般,而宝石旁却刻了一根羽毛。

堕落的老鹰。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屋内很安静,怀表的声音富有节奏的从衣服口袋中传出,Arno拿出那个怀表,背面有着兄弟会的标志,一滴干涸的血迹映入眼帘,自己杀了他,也是迫不得已。

Arno将匕首拔下,放在旁边,他决定了。

去巴士地狱。

-

翌日早晨。

之前的乌云消散得一干二净,人们的生活也如往常一样。

暖和的微风中夹杂着咖啡与面包的味道,但越靠近巴士地狱味道越淡,房屋上的碎石落下,Arno正赶往约定的地点。

“啪。”细微的落地声并没有产生多大动静,Arno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他。

在他怀疑Ezio是不是在骗他的时候,正北方上方的屋顶响起了枪声,那是袖枪的声音。Arno顺其看去,那身黑紫相见的衣服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显眼,Arno花了一点时间爬了上去,来到真正的地点。

“这里的风景不错,不是么?”Ezio收回袖枪,将脸隐于兜帽之下,说道。

Arno先是一愣,看了下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吹着带着温度的微风:“嗯,或许吧。”

Ezio沉默着,地上一个影子掠过,天空中一只老鹰展开着双翅盘旋,随后响起了一声鹰鸣。

Ezio猛地回身刺向Arno,剑刃一瞬间来到Arno面前,Arno瞪大双眼有点不敢相信这个速度,脚一挪侧身险险躲开,却还是划到了脸,露出一道痕迹。

这场战斗的开始,只有死亡才能让其结束。

-

Ezio弹出了另一边的袖剑,侧身上前后向上刺去,Arno刚刚拔出佩剑便正好与袖剑一碰,迸溅出点点火花。

Arno将剑拔出后握紧剑柄向后连退几步,Ezio的攻势使他站了下风,一时的突发战斗使他还没反应过来,不怎么熟悉环境的他已站在了屋顶边缘。

风吹动着Ezio的披肩,袖剑寒光一闪,兜帽下的面容隐于黑暗之中,但Arno确实看到了。

那如同恶魔般嗜血的笑容。

Ezio向Arno跑去,迅速地一刺,Arno微微侧眸看去,知道这里是屋顶边缘,便只好向旁边一闪。Ezio的笑容越发明显,靴子踏上边缘一处,一瞬来到Arno上方,Arno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身手,抬起剑刃一挡,Ezio稳住平衡落地后停下了攻势。

“防御还不错……拿好你的剑,动手吧,开始你的任务。”

Arno握紧了剑柄,手心不停地冒着冷汗:“好吧……”

Ezio等待着他的攻击,几秒后,Arno终于做好了准备,举起剑向他砍去,Ezio用前臂的护铠一挡顺势一退,同时也拔出了自己久未拿出的剑与他相战。

Arno将剑刃向上挑去,Ezio挥剑一挡,这番力道差点让Arno的剑脱手。

是时候结束了。

-

新的一轮攻击,Ezio出现了难得的破绽,Arno瞄准了攻击点向前刺去。

“当啷。”

一把剑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阳光照在剑身上,使剑光一闪,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在了剑身上,绽开了一瞬间的血花。

不可能。

Arno怔住了,握着剑的手毫无知觉,双眼里满是害怕,而他眼眸里映着眼前人的面容。

光亮的剑沾染上了血,剑刺穿了Ezio的身体,穿过他的心脏,一丝血从Ezio的嘴角流下,但他却露出了笑容,那温暖的笑,如太阳般的笑容。

他笑起来原来是这么的好看。

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死在你手上,便是我最终的归宿。”

-

……

……

……

……

……

……

……

……

……

……

好吧,未完待续。

【假装有剧情后续。】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