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AC】暗影出鞘(Ezno中长篇[四])

【AC】暗影出鞘(四)

#可喜可贺大结局

#西皮向:Arno×黑化Ezio

#人物性格大反转 OOC算我的

#人物故事改动 微微架空 ←绝对架空 空中空

#除了乱七八糟的剧情 还有乱七八糟的文笔(。

#我不管,就是大结局了!

[@烨焰 说好的HE我尽力了!你这个吃CA的考虑过我吃醋的心理吗:).]

[http://chuxiao893.lofter.com/post/1e67d0ce_f00627b]第二章AND第一章

[http://chuxiao893.lofter.com/post/1e67d0ce_1035cbae]第三章

图源侵删。

-

【第四章:念你初见 笑容再现】

-

巴士地狱的上方时不时传出刀刃碰撞的声音,两个身影在锋利的剑刃中来回躲闪,而剑刃则划破有些暖和的空气朝敌人的弱点攻去。

当Arno从被动到主动攻击时,Ezio将自己的攻势慢慢收敛起来,他攻击一次,自己就退让一次。

Ezio心里很明白,从自己给他送那封信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死在他手上。

一定。

Arno的攻击越来越强,Ezio灰色的眸子在一瞬间看见了他渴望战斗的眼神。

当Arno握着剑向自己的心脏刺来时,本能在告诉自己可以轻易挡下,但自己不会这么做。

是时候解脱了。

Ezio松开握紧剑柄的手,让剑掉落在地上,而后一瞬刺痛,麻木了神经一般,剑刃刺穿了身体,穿过了心脏。

那一抹比太阳还温暖的笑容,深深印在了Arno心中,和那结束战斗的话语——

死在你手上,便是我最终的归宿。

-

这句话传入耳中后一时占据了Arno的脑海。

什么意思?!为什么?

Ezio抬起手,垂下眼帘看着这把被鲜血染红的剑,缓缓闭上眼睛,握着剑身将它拔出。

下一刻,巴士地狱的场景渐渐模糊,转换到另一个黑暗的地方。

无尽的黑暗。

Arno四处看了看,淡淡的白雾在这空间中漂浮着,之后越来越浓,白白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克里斯蒂娜!快点!要出发了!不能让别人等着!”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起,Arno皱了皱眉,迷雾渐渐消失,此刻的场景,是意大利佛罗伦萨。

“好的。”

一名年轻女子做出了回应,神色有些焦虑,她咬了咬下唇,摘下脖子上有些显眼的项链,从窗户一扔而出。

那条项链坠入了一个肮脏的泥潭中,原本耀眼的光芒转眼消失。

Arno的内心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个?当他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时,身后传来一句话。

“我是被她抛弃的他的影子。”

Arno仔细看去,那条项链不见了!他回过头,那里正站着穿着黑紫相见刺客装的Ezio,他所知道的Ezio,手中正在把玩着那条项链。

他手上的项链在Arno看清的时候,正好转到了正面,那刻着字母E的正面。

谁都不想做谁的影子。

-

“如你所见,我不是一个人类,应该说是,我不是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人。”

Ezio开口说道,手指一松,项链坠了下去,隐没于黑暗不知踪影。

Arno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又不能不相信:“那你……是那条项链?”

Ezio点了点头,之后抬起脚轻跺原地,场地一换来到一扇门前。

“是的,我是它,也是他,我来过这,留下的只能是好的事情,坏事都会恢复原来的模样,但被我杀害的人就不同了。”

那扇门渐渐清晰起来,门前印着兄弟会的标志,Arno侧眸看了眼Ezio,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是看不到的,他隐藏起来了……

Ezio抬眸看向他浅笑,指了指门:“你想知道前因后果吧,从我遇见你的时候,到最后告别,期间我为什么要阻止你,而不是继续让你在背叛的路上走下去,那就推开这扇门,你会知道这任务的开始。”

Arno犹豫了,他的确很想知道,兄弟会为什么不让自己去杀别人将功补过,而非是他,想到这,他深呼吸一口,推开门后,他才明白……

被守护的人,始终是自己。

-

昏暗的灯火照明着大厅,导师们有的犹豫有的则坚决不让。

“他凭什么回来?杀害了几个刺客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回来!”

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双眸里满是愤怒,因为他的儿子,一个刺客学徒,正死在Arno背叛时那无情的剑下。

那位比较年长的女导师,沉默不语,闭着双眼坐在那儿,听着他们吵。

“凭的就是他那有着信仰的心。”

柱子后的阴影传出一个声音,导师们瞬间提高警惕看向那里,怎么会有人那么轻易就潜入进来?

这样的人存在着,他现在不就进来了吗?

袖剑弹出时发出微弱的声响,敌人转眼来到了他们的眼前。

袖剑抵在那中年男人的颈动脉旁,导师们都不敢轻举妄动,怕上前一步那人就会死在他的刃下,这个来意不明的人很危险,他本身就很危险。

女导师睁开双眼,冷冷开口:“Ezio,你想做什么?”

Ezio冷笑一声,脸上笑意越发明显,带着一丝玩味地看着他们,剑刃再次靠近了那致命的地方。

“我想做什么?噢,我想杀了他,如何?”

“住手!”

一道弧形的伤口划破了那男人的脖子,鲜红的血液溅出,Ezio迅速转身翻过护栏一跃而下。

“你这混蛋!既然你已经身在这里,就别想出去了!”另一位导师叫喊着,举起手将附近的刺客学徒全喊了出来,拦住了Ezio的出路。

Ezio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看着那些‘高高在上’却毫无用处的导师,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觉得你们有资格说这里是兄弟会吗?跟圣殿骑士一样,做了一件功成名就的事情就成为了导师,然后将刺客学徒玩弄,派他们去做些压根不用管的事情,就是你们的职业操守吗?”

女导师起身走上前,垂眸看着Ezio:“你也没有资格,别忘了你做的那些事。”

淡淡的血腥味渐渐在空气中晕开,Ezio沉默了几秒后,朝她的身旁扔出一把飞刀:“看见了吗?我想杀你简直是一桩小事。”

她看着飞刀飞过,也不躲不闪,似笑非笑地回道:“你想杀我的话,那刚刚死的人就是我了,说吧,你为何而来?”

“为一个人而来。”Ezio收回杀气,站在原地与她做谈判。

“……谁?”

“Arno·Dorian.”

其中一个导师瞪大了双眸,恨不得把他现在就杀个干净不留渣:“果然!那个叛徒与你有过勾当!”

“为他做何?”女导师警告那个人别太激动,而后继续问道。

“……让他回到兄弟会。”

“不可能。”

Ezio勾起一丝笑,让人猜不透的笑意,抬眸看着她:“你们,那么久以来,不是想要我的命或者想要我成为你们的犯人困在监狱里吗?那么就让他来,来杀了我,这样,你们的噩梦就可以结束了,以及,他也有资格回来了吧?”

“……或许,不行。”女导师犹豫了,心中有些动摇,她的确不想失去那么好的一个刺客。

[虚伪。]Ezio心里不屑地说道。

“你们别忘了,是谁杀了圣殿骑士团中最有威望的一个刺客猎人。”

Ezio将那条沾染了Shay的血的十字项链扔上去给他们看得清楚些,这是他背叛换来的,报仇和荣誉。

“……”女导师不作回答,因为她不否认也不承认。

“这么大的功劳你们就应该记着!既然这不能让他回来,那就让他再执行一次任务,屠杀恶魔的任务。”

女导师轻叹一声:“好,我答应你,给他这份任务,也答应你,一旦任务完成我就会让他回到兄弟会,只是……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什么会这么确认这一切?”

Ezio转身打算离开,女导师挥了挥手让刺客学徒散开,给他一条出路,Ezio侧眸笑着回道:“因为,他本就是在黑暗中战斗的刺客,而我就是那片黑暗。”

这是一场,拯救他的谈判。

-

场景渐渐消失,Arno站在破碎的场景中,原来……

是他让兄弟会这么做的。

Arno眼前一亮后回到了现实,Ezio顺势倒下,Arno扶住他后跪下,情感交加的自己不知是该骂他笨蛋还是对他说声……那所谓的谢谢?

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他的脸颊落下。

Ezio温柔地笑着,伸出手帮他抹去泪痕:“谢谢什么的,我不值得去拥有,我在这世间的一切也算是到了结局……”

Arno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后会无期。”

话音刚落,Ezio的手无力垂下,闭上了眼睛,笑容渐渐消失。

Arno抓紧了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话,到最后,却是一句后会无期。

几秒后,Ezio的身体化作点点光点向天空飞去,形成一条项链坠下。

Arno伸手一接,是那条他所说的项链,这才是他。

你从来不是谁的影子。

-

Arno回到住处时,收到了兄弟会的信,告诉自己已回到了兄弟会,还附上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刺杀任务,他在兄弟会的位置也得到了复原。

Arno看向桌子一旁,那把匕首依旧在,泛着寒光,那颗红宝石的光芒则黯淡了下去,变成一颗没有光芒的宝石。

自己还是个刺客,信条依旧在心中。

只是,后会无期。

几个月后,Arno早晚做任务,下午则打理自己的咖啡厅。

那条项链在执行任务时会被放在衣服口袋里,工作时则挂在吧台上,被不少女孩喜欢,还出价想买回去,Arno只好婉拒。

Elise也来过,一进门的她就注意到了这条项链,问道:“原来你也会喜欢这种东西?”

Arno只好淡笑:“一件老朋友的东西罢了。”

几日后的一个下午,Arno正在吧台后整理着杯具,门外就走进来一个人,低声嘟囔着些什么:“是这里么……但愿自己没走错,怎么法国的刺客比我们还要悠闲啊?还能开咖啡厅……”

Arno直起身子看去,顿时一怔,他衣服的模样……

那个人见到里面有人便笑了笑:“啊你好,我是意大利兄弟会的Ezio·Auditore,派来与一个刺客合作,那名刺客的名字叫做Arno·Dorian,请问你是?”

Arno愣了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我就是Arno·Dorian。”

Ezio伸出手勾起嘴角笑了起来:“那么,很高兴认识你。”

Arno看了几眼后,他不会忘记,那一抹和太阳般温暖的笑,再次浮现在眼前。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那条项链的字母E泛起了一道光芒后消散。

一切归零,只是初见。

-

THE END.

P:下一个坑我要开傻白甜的,这太折磨人了。

评论(1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