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揍棍】暗影出鞘 『第二季』

【揍棍】暗影出鞘 第二季
#失踪人口回归
#深夜党修仙福利
#世界观日常架空中
#剧情很迷日常烧脑
#感谢支持的小伙伴们
[ @烨焰 哇你看我更新了诶!又一次开坑了!]
看上一季的话点我主页哟!(:з」∠)_

-
【第一章 反目成仇】
  冰冷的雨水毫不留情的冲刷着巴黎这座城市,人们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家禽在扑腾着试图逃脱这个令人恐惧的地方。
  冷风宛如利刃一般透过窗户吹过刺客的脸庞,兜帽遮住了他那阴沉的脸色,灰色的眼眸泛出浓浓的杀意。
  “你这个模样还真是让人怜爱啊,Ezio。”
  “……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杀了你。”
-
  咖啡厅内弥漫着咖啡的香气,耳旁尽是闲人们谈天的话语,两位刺客靠着吧台,手里则是热气腾腾的咖啡,闲来无事聊聊天,难得的悠闲自在。
  Arno抿了一口咖啡,侧眸看向一旁的Ezio,勾勾唇角微微笑道:“在威尼斯你有这样悠闲的时光吗?”
  Ezio撇过头脸上的表情就像在告诉Arno‘你觉得呢?’:“那当然,还有许多漂亮的女孩。”
  Arno耸耸肩:“好吧,你应该去调戏一下法国那些女孩,他们会喜欢你的。”
  Ezio把咖啡杯放在吧台上,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与其我还不如调戏一下你。”
  Arno看见已经喝完了的空咖啡杯,拿了过来想去清洗一下:“那样的话,我们还是先做完任务吧。”
-
  “那你动手吧,杀了我,一了百了。”
  “不行……你……”Ezio暗地里咬了咬唇,“是能救他的唯一的人了。”
-
  两个刺客穿梭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屋顶上的碎石时不时落到地面上,他们的身影似乎已经成了士兵眼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一队圣殿其实正武装齐全的走在街上,招摇的圣殿骑士标志就如同他们心中的自大,Ezio看了一眼身旁穿着蓝色刺客服的Arno,轻声开口问道:“准备好了么?”
  Arno浅浅一笑,弹出袖剑纵身一跃:“上吧!”
  一瞬间两个刺客就完成了空中刺杀,击败了走在队伍前的两个出头鸟,沐浴在鲜血中的袖剑也明白着战斗的到来。
  其中的小队队长顿时恐慌了起来,自己压根没想到会有两个刺客找他的麻烦,手颤抖着摸向腰边的佩剑,拔出剑鞘时都发出剑刃碰撞剑鞘的声响。
  Ezio尚显无奈的看着他,只是抬起了那早已准备好且上了膛的袖枪子弹,黑压压的枪口瞄准了那队长的头颅。
  Arno感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转过身想制止Ezio的这一击,但也是仅仅做了个口型:“Ezio,停下!”
  随着枪声,面前的敌人已经是具尸体倒在了地上,枪口冒着些许白烟,Arno似乎看见了Ezio兜帽下的面容一瞬既逝的那份冷漠,让他想起了一个不一样的他。
  Ezio收好武器后看向Arno:“怎么了?”
  Arno愣了一下,抬眸正好发现有几个人影闪过:“小心。有人。”
  几个穿着学徒刺客服的新人刺客从屋檐下跳了下来,稳住重心后拔出了佩剑指着站在那的Arno,像是面对敌人一般,浓浓的敌意真是肉眼可见。
  其中有一个发话了,那坚定的语气使Ezio和Arno不敢相信。
  “兄弟会的叛徒,Arno,因为诬陷兄弟会,将其逮捕,回到总部进一步处理!若有违抗,将取你性命。”
  Ezio跟着拔出佩剑上前,愤愤不平地喊道:“谁会信你的狗屁话,你们不能带他走,这件莫名奇妙的事情一定要有个交代!”
  Arno陷入了沉思,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刺客们:“为什么?”
  那个刺客冷笑出声:“这一点你要问问Ezio了,他可真是正义,是他告诉兄弟会你做的一切。兄弟们,逮捕他!”
  Arno诧异地看着Ezio:“什么?!”
  刺客们全部一拥而上,直接打昏了Arno,当然,Arno也没有还手,他知道一还手,事情就会加重。
  在他昏过去的前一秒,他一直想着那个人说的话,Ezio究竟做了什么?是真的?
  他们留着Ezio一个人在原地便离去了,Ezio握紧拳头想去兄弟会讨个真真正正的真相,但是他心里有个直觉一直在告诉他。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Ezio收起佩剑时,天上下起了雨,水珠拍打在他的身上,冰冷的感觉就像他刚刚那一刻停止跳动的心。
-
  Ezio只好只身一人回到了住处,并没有脱掉淋湿的刺客服,坐在阴暗角落前的沙发上,双手紧握在一起低着头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该死的。
  他起身去柜子前开了瓶酒给自己灌下,然后一副颓废的模样半躺在沙发前,昏昏沉沉的听着雨声,看着窗外的乌云,时不时还有闪电和轰隆隆的雷声。
  “还真是消沉啊,在这喝闷酒,也甘愿见死不救?”
  一个声音从黑暗处传来,Ezio诧异地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也就是自己的正对面,那里只是一面墙。
可笑的是Ezio回答了他的话:“是啊,见死不救,我没有那个能力去救他。”
  “你就在这做个懦夫?呵,还真让人怜爱啊,不是么?”
  Ezio又喝下一口酒试图让自己催眠,逃脱一下这个烦人的现实,或是让自己醒过来,离开这个梦。
  不是梦啊……
  “我不去救,是因为我救不了他!”
  Ezio将酒瓶用力的放在桌上,嘭的一声让人错以为那个酒瓶会碎掉。
  “不,你错了,真正能救他的,只有你。”
  那个黑暗里的人说完这句话说的时,窗外突然闪过一道闪电,闪电的光足以让Ezio看清他的面容了,和那身代表他的衣服,腰带上那破碎的兄弟会标志,紫色的披肩被微风掠过微微飘起。
  “你个混账!这件事是你干的吧!”
  Ezio弹出袖剑上前猛地一刺,他也只是向前一步侧身让袖剑刺入身后的墙壁,步伐轻盈得像华尔兹舞步,转过身来抬起手用力将Ezio摁在墙上。
  两个面貌一模一样的人,却有着不一样的灵魂。
  你从来不是谁的影子。
  Ezio算是狠狠地撞上了墙:“啧,你还出现做什么?我要杀了你!”
  黑化的Ezio嘴角也只是一个冷笑,靠近他的耳边玩味似的嘲讽他:“好啊,杀了我,一了百了,而Arno,会在七天后的夜晚,人头落地。”
  Ezio一怔,收起袖剑时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墙壁留下一道痕迹:“……是你做的吧?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吧!为什么!快说!”
  黑色的影子露出了恶魔的笑,放开了被压在墙上的Ezio,退后一步告诉他:“我爱他,得不到他,那就……”
  毁了他。
-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