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AC】Christmas gift.(短篇)

用图来勾引一下.图下正文.图侵删.

【AC】Christmas gift

[邪教:Ezio×Arno.]

[@烨焰 就当做新年礼物吧,比心~]

[前方低能.]

-

 城市散发出微弱的灯光映射在黑色的天空上,繁星点缀着夜空,行人们走在街道上,而天空时不时飘着小雪。

 一个人坐在塞纳河旁用铁铸成的椅子上,因为此时是冬天,便有些冷,他垂眸看了看手中的怀表,轻叹一声白气从口中呼出。

 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全是陌生人。

 他坐在这无所事事,看着地上的一些雪,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个人过的圣诞。

 他感到有些寒冷,便起身打算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走走,听着河流的声音,人们的欢笑声,亦或是马车穿行的声音。

 无论有多少声音,多少人,都没有熟悉的。

 他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脸被兜帽遮住一半,只露出嘴唇,他清晰地看到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

 “晚上好啊,Arno.”

 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Arno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晚好,Ezio。”

 就这么擦肩而过吗?

 当他们互相走到对面时,突然停下了脚步,Arno本想先说一句圣诞快乐,但被Ezio的话塞了回去。

 “你有空吗?”

 “?”

Ezio轻微歪头,沉默了几秒才说出这句话:“你能陪我一起挑选女孩子们的圣诞礼物么?两个人的建议会比一个人的好。”

Arno闻言身体怔住了,突然感受到一丝寒意,随后便礼貌地笑了笑:“当然可以。”

-

 两个刺客将警惕放下一同走在街道上,跟来来往往的人流擦肩而过,互相有说有笑。

Ezio时不时在一些店铺停下,转身走进去,而Arno也跟着进去。

 两个男人一起走进女装店和娃娃店或者花铺实在有些奇怪。

Ezio拿起一个白色的泰迪熊娃娃回眸问道:“这个怎样?”

 “……大概只有小女孩才会喜欢吧。”

Ezio想了想便把布偶放下,离开店铺。

 走到一家花铺的时候又在门口停了下来。

Arno心里感到一丝不耐烦。

 他拿起一束酒红的玫瑰花:“嗯这个她们应该会喜欢吧。”

 “送女人花束的男人多了去了,你这样只会显得很普通,没有心意。”

Ezio皱眉看向Arno,眼神带着一丝诧异:“没想到你还挺有见解的。”

Arno只是非常敷衍的皮笑肉不笑:“谢谢夸奖。”

 随后Ezio真的把这束花买了下来,拿在手上,当做宝似的拿着。

Arno看到有些不解,但还是只字不提。

-

 走着走着,夜已深,但走在街道上的人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天上的雪也越下越大。

他们的刺客装上都点缀上了一点白,最显眼的还是Arno的,但Ezio打趣道:“挺好看的。”

之后他们走到了一家武器店,这令Arno有些不解,女人需要这些东西吗?

Arno问道:“Ezio,你来这里做什么?女人是不会喜……”

Ezio弯眸笑了笑抬起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置在Arno嘴边:“不是我来这里,相反,是这里有人要找你,你先进去看看,我得去做任务了。”

话音刚落,Ezio的声影便消失了,而Arno没有注意到一个重要的地方。

Arno走进武器店逛了一圈,令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放置匕首的地方,那些匕首有的是哑光表面,雕刻非常精致,又轻便。

过了十分钟左右,突然传来一比较沙哑的声音:“晚好,您就是Arno先生吧?”

刺客的本能让他提起了警惕,皱眉看向他:“你怎么会认识我?”

那个人职业性地笑了笑,脸上有些煤灰,显然是里面的工匠:“不是我认识你,恰好,这里有件东西是认识你的……不,或是说,属于你的。”

Arno放下了警惕,便问他:“我的……东西?”

铁匠轻轻点头:“是的,随我来吧。”

铁匠做了个手势,指向店铺里面,里面传来敲铁的声音,大概是做武器的地方吧。

那里有个柜子,上面摆放着非常精致且锋利的武器,无论是轻剑还是重武器……

当Arno看到中间摆放武器的格子时,顿时身体一怔,那里放着刚刚Ezio买的那束玫瑰花。

铁匠见他的神情,便把那个柜子上的东西恭恭敬敬地拿了下来:“先生,这是你的。”

他拿下玫瑰花和一个铁盒,而铁盒上印着刺客兄弟会的标志,Arno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Arno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非常精致的匕首,哑光表面,匕首的正面刀身上雕刻着格式图案,当他把匕首反过来看见反面刀身时,有些不知所措,上面刻着他的名字:Arno Victor Dorian.

而盒子旁边则放着一张小纸条:送给我最好的朋友,Arno.

那个字迹,他认得,是Ezio的字迹。

他和铁匠说了声再见后离开店铺,出门时侧眸看到了Ezio倚在墙壁的身影。

他想说声谢谢,但Ezio的动作又快了一步。

他抱住了自己,在耳旁轻声说道——

Merry Christmas, Arno.

-

THE END.

-

法棍诺的真爱应该是烟雾弹,我是不是写错了orz.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