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AC】百分百完成的任务(短篇)

【AC】百分百完成的任务

邪教拉郎:Ezio×Arno.

入邪教保平安啊……

[@烨焰 ]不说了这篇文依旧是给你的.原本说情人节就码给你的xxx./

格式空格就不改了,特烦。

-

 刀剑碰撞的声音在一条街道内回响着,利刃迸溅出点点火花。显然,有人在进行激烈的战斗。

 面对眼前的七个圣殿骑士,Arno皱了皱眉后握紧了剑柄。

 又一轮的战斗。

 若不是一瞬间的失误,不然根本没有这种事发生。

-

 平民穿着朴素简陋的衣服走在满是泥泞的街道上。

 “Tida…Tida……”镜面早已破碎的怀表正在一秒一秒的发出声音。

 站在屋顶的Arno正在用鹰眼观察着目标。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叛徒——背叛了兄弟会的人——一次简单的刺杀任务。

 他将重心放低后迅速跑向了目标所在的地方,脚步轻盈得如野猫一般。

 来到目标身后时,Arno侧身躲在阴影之下,让自己尽可能的放松下来。

 袖剑发出了轻微的机关声。

 “咔嗒。”

 下一刻,利刃脱影而出。

 “铛——”

 长剑跟袖剑来了个擦肩而过,Arno不免有些吃惊,他与叛徒的目光第一次对上了。

 虽说那人是背叛了兄弟会的人,但他身上依旧穿着刺客袍装备着刺客的武器。

 Arno低声咒骂了一声,换来那人冷冰冰的嘲讽。

 “终于派人来杀我了?不过派来的人有些差啊。”

 Arno下意识意识到,这种反应,无疑是训练了多年的刺客,或是说……

 上当了?!

 他迅速环视了一下周围,周围有些隐蔽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队圣殿骑士,好吧,看来以后得好好观察一番再出手。

 无形之间,Arno从猎人变成了猎物。

 他与叛徒厮杀了起来,恐怕叛徒还是有些人性的,让那些士兵侯着,等到这位刺客死了或是昏了再来蹂躏他。

 破绽!Arno的双眼闪过了一丝光芒,前臂的幻影剑突然划破这凝固的空气刺穿了叛徒的心脏。

 鲜血溅到了Arno脸上,近距离的幻影剑威力很大。

 士兵还站在原地互相干瞪眼,Arno迅速用叛徒的衣服抹去血迹后,朝地上扔了一颗烟雾弹——也是带在身上的最后一颗——离开了这个杀人现场。

-

 低估了这叛徒在圣殿骑士种的位置与权力。

 一路上的士兵,无论是普通的士兵还是隐藏于其中的圣殿骑士,都锁定Arno为目标,将子弹毫不吝啬的朝他打去,还好,只要跑过这段敌人密集的区域就好。

 埋伏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

 Arno从屋顶上落下来到一条人烟稀少的街道,谁知又见到了那些圣殿骑士,其中还有两位装备齐全上下声都是铠甲的‘骑士’。

 原来那些朝他开枪的都是眼线,自己怎么没想到?

 就把这一次当作教训吧。

-

 战斗还在继续,不过已接近尾声。

 只剩下三个普通些的士兵了,毕竟褪去那一身衣服,他们到底还是一些平民。

 Arno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的消耗着,而士兵们毫不懈怠,因为他们的敌人是刺客。

 因为他们的敌人是刺客。

Arno缓步走上前,手上的剑身还残存着鲜红的血液,兜帽下的面容更是让人猜测不透。

 刹那间新的一轮攻击开始了,他冲上前果断捅穿了一个士兵的腹部,肠子随着尸体而露着地面上,回身反击时剑尖掠过地上的污水,划出了一条完美又致命的弧线。

 死了两个,还剩一个。

 还活着的那个士兵吓得失禁,手不停地在颤抖,而后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是的,Arno很庆幸他们没带枪,但这位士兵向人群密集的地方跑去,想去叫支援。

 Arno抬起了手试图用幻影剑解决他,但他突然意识到幻影剑用光了。

 该死的。

 不久后,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给这阴暗的地方添了一笔点睛之笔。死尸遍地,不过都是圣殿骑士的尸体,现在,又来了一对圣殿骑士。

 这一次带枪了。

-

 战斗才刚刚开了个头,街道就混杂了一股焦味,时不时的枪声在此处响起。

 躲开他们开的枪不是个难事,但边战斗边躲就不简单了。

 Arno面对着这至少五个带枪两个装备齐全的士兵,心里半是无奈半是懊恼。

 “刺客,受死吧!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一个嚣张的士兵喊道。

 Arno则冷冷地回了一句:“嚣张会使你死的很惨。”

 七个人在Arno四周围城了一个圈,然后……突然朝他扑来。

 他的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了。

 会死吗?就这样死在圣殿骑士的手里?

-

 “嘭——”

 随着炸弹爆炸的声音,白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形成了一幕白雾。

 屋顶上闪过一个人影——与此同体Arno仿佛听见了袖剑开关的声音——咔嗒——让人毫无察觉的空中刺杀!

 在敌人还摸不着头尾的时候,Arno已从这混乱的局面清醒了过来,地上多了两副装备齐全的士兵的尸体,看来最棘手的问题被解决了。

 究竟是谁?

 Arno还没看清这突如其来的援手。

 但他注意到了,白雾中随风飞扬的红腰带和那锋利无比的袖剑在雾中画出了致命的弧线,就好像一位作家在这片白布上作画。

 “啊!恶魔!”

 转眼间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士兵了,希望不要像上次那样,这位士兵的枪朝着天空走了个火,而后扔枪而逃。

 再一次响起的枪声不是这个士兵的,难道……

 袖枪!

-

 待白雾散去,Arno和这位突如其来的刺客终于正式的见面了。

 “谢谢你,兄弟。”Arno颔首致意。

“我救你可不是只想要一声谢谢。”

 Ezio将武器清理干净后收回,侧头看向他打趣道。

 Arno脸上浮现出笑容:“那你想要什么?”

 Ezio的灰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虐,嘴角隐约一丝笑意:“一个吻如何?”

 他说出的这句话让Arno吃了一惊,这个提议真是……

 “我可没主动向你求救。”Arno试图圆个场子。

 “好吧……那我继续去做刺杀任务了,”Ezio转身往后走去,“刚刚半路看到你被圣殿骑士围困,我可不能忍心让一个兄弟就这么被他们打,所以才伸出援手的。”说罢他耸了耸肩。

 “噗呲。”Arno忍住笑出来的冲动,我明明可以一个人打的,他心里暗想着。

 “去吧,别耽误了。”

  随后Arno回头望去,Ezio已经不见了踪影,本想好好谢他,当然不是说那个吻。

-

  当Arno快走到巴黎中心的时候,忽然间有个温暖的手从背后牵住了他。

 “那个,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很早就完成了。”Ezio有些无奈地说出口。

 “好吧,你又骗了我一次,所以到底是什么任务?”Arno只是淡淡一笑,任他牵着自己。

 “英雄救美吧。”

-

THE END.

P:图自己截的!以及,这篇文的梗我都不知道啥时候想的。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