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看似普通但不普通的影评——刺客信条

是马西亚夫那无尽的知识;

是佛罗伦萨天空拿一根鹰羽;

是中国古城青瓦上那飞舞的红带;

是加勒比海上那上天入地的寒鸦号;

是北美殖民地那世世相传的护身符;

是法国巴黎凡尔赛盛装出席的你;

是英国伦敦大街巷尾那一家古玩店……

【刺客教条影评】

万事皆虚万物皆允。

这句话被刺客们口口相传,自然也是他们所信仰的教条。

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这个问题无疑是很多人脑中的问题。

是一句普通的话,是一句出自于古籍的话,是一句出自名人的话;

亦或是单纯的信仰,是向往自由,是天空上盘旋的孤傲的老鹰……

-

在这个世界,光鲜的背后不知有多少黑暗,那个千疮百孔的历史,从没有被遗忘。

是十字军的东征,还是意大利的文艺复兴,中国封建帝制的暴虐,海岸线上伟大的航海时代,北美殖民地的战争,法国巴士地狱的大革命,伦敦灰色天空的工业时期……

在这些年代,这些伟大的事件中,英雄不会被人遗忘,但有些人,有些人铭记着,有些人忘却着。

他们躬耕于黑暗,侍奉于光明。

他们是黑暗中守护和平的人。

虽然他们是被虚构出来的人物,但他们有自己的一生,有血有肉,让人觉得他们本就来过这个世界,在暗地里拯救世界。

这些故事,人物,全出自于育碧旗下的一个游戏《刺客信条》。

对于忠于各种游戏的人来说,这不是陌生的名字。

这一次,育碧不再出游戏,反而跨界将游戏改编成电影。

自消息传出后,广大的游戏粉原著粉无一不期待起来,更不用说主演是欧美圈中的法鲨,迈克尔·法斯宾德,这就吸引了广大粉丝。

但最吸引游戏粉的,还是那些我们最为熟悉的元素,列如:阿尼姆斯,伊甸苹果,袖剑,跑酷,以及那热血澎湃的信仰之跃。

电影在中国大陆上映的日期就好像过山车一般,一下说上映了,一下就杳无音讯。粉丝们的心情简直比在玩游戏玩到最重要的时候出现bug还要崩溃啊。

但育碧后爹还是有些良心的,在粉丝们N周目刺客信条后,总算是公布了上映日期:2017年2月24日。

在电影上映之际,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早已风浪已过,一些人士的评价或许浇灭了许多观众的兴趣,更不用说,同期上映的还有《生化危机7:终章》,这让即便上映了的《刺客信条》遇到了困难。

上映后的一天,我便拿着电影票走进了影厅,做好了万分准备,观看着一场期待已久的电影。

-

诚然,看完电影后除了热血澎湃之外,满脑子想的就是“育碧要么拍续集,要么做回老本行,将这个故事做成游戏。”身为游戏粉和原著粉的我,无不倾向后者,但在大荧幕上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很不错的。

闲话到此,接下来就是解析电影了。

-

#严重剧透 剧情吐槽

作为一部游戏改编的电影,自然与平时的好莱坞大片有所不同。

《刺客信条》本身就是一个世界观庞大,历史背景久远,及看似只有两个阵营作斗争实际上却融入了很多其他的元素。是的,除了世界的和平外,还有一个人人熟知的伊甸苹果(简称金苹果)。电影同样如此,一开头就呈现了一长段黑底白字的背景解释,讲述着玩家们熟悉的故事。几个世纪以来,兄弟会和圣殿骑士争夺不休,但草率来说,他们都希望世界和平,但一个象征自由,一个象征秩序,从而冲突不断。电影的开场便是现代线,一个男孩骑着单车,想来个极限挑战,但却失败了。回到家中,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的尸体,和站在尸体旁穿着刺客袍的父亲,随着耳旁响起父亲的一句话:“你的血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隐匿于黑暗。”逃亡开始了。众所周知,每个主角都有跑酷作为基础,用这项天赋,他顺利的逃过了一劫,当然只是暂时的,镜头一转,车上悬挂着圣殿骑士的项坠,显而易见,男主从小就跟圣殿骑士打了个照面。

然后,刺客兄弟会的标志便浮现在荧幕上。而后,雄鹰展翅的老鹰从空中飞侠,这多么熟悉的开头啊!镜头随着老鹰的飞行轨迹循序渐进着,不愧是传统,按某些方面来说,这算得上是给游戏玩家们的彩蛋吧。

之后,镜头来到了1492年的西班牙刺客兄弟会,这个时期的西班牙可能大家不太熟悉,我们换个角度。从游戏视角上来看,1492年正是意大利刺客导师艾吉奥的初期。同时一提,电影所说的“最后一个碎片”并非真话,毕竟那个时候艾吉奥还在起步,大师阿泰尔在缓缓等待。这么一说,这枚伊甸苹果可能是西班牙其中的一颗吧。那时的西班牙刺客装备袖剑依旧要进行断指仪式。但游戏中,阿泰尔的图纸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艺术家达·芬奇之手后就被修改了,不再被断指。这两个方面,一是猜测二是对比,无形之间在暗示此后电影要和游戏线分开,对于此已经见怪不怪,毕竟隔壁漫威同样如此。

回到正题,主角名叫卡尔·姆林奇,犯谋杀案后被抓,在‘今日’执行死刑。当然,电影一开头男主就真的死了这不太可能,随后他来到了一个地方,没错就是阿尼姆斯。睁眼看到的第一幕可能的天花板,第二幕就是女主索菲亚了。嗯,多么熟悉的套路。一段探索后男主还是败在了啊——你母死的脚下。接下来就是进入阿尼姆斯了,等等!这不是那年夏雨荷畔的阿萨姆!(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对比游戏还……的阿尼姆斯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个可能是故意的吧——巨型手臂。肯定有鬼!好了,不吐槽它先。待同步完成,男主就和先祖阿圭拉来了一个神交,站在峭壁上的刺客们,着装统一,第一眼压根认不出男主啊!大概是因为服装太朴素,不像游戏中回头率爆表穿上颜值飙升的衣服。

任务为营救被圣殿骑士带走的国王儿子。听上去简单,做上去就不简单。因为圣殿骑士在那聚集了一大群。归根结底,圣殿骑士就是想利用这个孩子逼国王交出伊甸苹果。镜头转到大团长,就是看上去胖(?)披着红披风,稍稍吐个槽,怎么电影里的圣殿骑士都穿着红披风哦!突然间出现了转机,一击完美的空中刺杀由男主使出,任务就这么开始了,虽然男主对这袖剑陷入了沉思。西班牙的刺客真是样样精通,什么武器都有的样子啊!在泛起烟雾的那一刻,他们开始了行动,又快又准的行动,在烟雾中除掉了大半圣殿骑士。这一幕不禁让我回想起当年法国巴黎的雾霾,咳,并没有这回事。之后王子成功被刺客们掠走,但也只是暂时性的,某个圣殿骑士恍然大悟迅速追赶,男主自然也听从了命令,随手一抓马匹狂奔追去。此时,远镜头展示追逐戏的同时,游戏玩家们虎躯一震:哦哦!这不是当年马西亚夫传遍大街小巷的头条吗?一名光头老司机因不服狂踩油门拖行老人十公里!男人看了流泪!啊好吧也没有这条新闻,真实性你懂的。一番车轮战后马车全部失控,在危急关头,男主阿圭拉抱住幼小的王子用绳镖给大家诠释了他名字的含义:阿圭——拉——啊!也就在这一刻,男主第一次同步任务完成。

男主对此还是有些怀疑,再次醒来已身在某间小白屋里,然后发生了出血效应,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女主将他带到某个地方,解释了苹果和刺客的由来及历史,对此,原粉们激动了一会儿,因为某张画像正是北美兄弟会导师康纳,之后,男主来到了食堂,嗯不愧是阿尼姆斯,连食堂都有牛排……待遇真好,你们还缺人吗?在这里,男主遇到了同行,据推测,他们都是刺客们的后代,而男主本身,是他们的导师。

剧情依旧在继续,镜头从一幅画拉回了西班牙,男主和一位女刺客玛利亚(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系列)经过一段刺激的跑酷攀爬后,男主攀上了最高点,是的——信仰之跃!当他将双臂提到与肩同高时,向前坠去,镜头随之而落——咔!这次的信仰之跃以失败告终,男主那一百万个不情愿导致了这一事故。风水轮流转,天地好轮回。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万磁王法鲨也有坐上轮椅的一天,EC党记着这个梗,以后打抱不平时就玩。

之后男主跟父亲见了个面,本说要亲手终结父亲生命的他,选择了放弃,放下屠刀立地成导师。经过一系列心路历程,他再次进入了阿尼姆斯——自愿回归。听上去多么的正义,多么的热血,多么的中二!而且男主还非常霸气的把衣服脱!这算是优雅版爆衣吗!当然不是。再次回归的他身手已经很老练了,杀得敌人爬得了墙,甚至拿得了圣器!更不用说面临四周都是圣殿的困境时,他选择了信仰,终于选择了信仰,再一次信仰之跃,用这完美的一跃结束任务!

但机器也坏了,看来这阿尼姆斯是盗版的,才不是呢。就连索菲亚都吓了一跳,感叹这一个完美的信仰之跃。之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是曾经为兄弟会奉献过的导师们!那一刻我浑身上下的刺客之血燃了起来。若隐若现的幻影中浮现出了我们熟悉的影子,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模样。原粉一眼就能认出来——Arno。育碧还是有良心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啊。当男主与幻影会面时,亲口一声声地说出了兄弟会的信条,刺客的信条。整个阿尼姆斯都躁动了起来,因为兄弟会要摆脱圣殿给予他们的枷锁。现在,导师已经就位,其他的刺客怎能无动于衷呢?

兄弟会的集结无不象征着刺客的归来,猖狂的圣殿找到了圣器伊甸苹果,而他们,则要誓死拿回圣器,在伦敦的那场大机会,女主的父亲,圣殿骑士大团长,死在了袖剑之下。而女主落下了后悔的眼泪,决定要将男主卡尔绳之以法。

之后,便是下一部的故事了。电影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至少起了一个开头,结局的坑爹让许多观众有些遗憾,票房惨淡更是雪上加霜。

但即便雪上加霜,也磨灭不了信仰的力量!

-

电影整体效果很好,但现代线比起穿越县更抢眼了一些,因此不能排除下一部的走向是以现代线为主,或许育碧想填(开)坑。

对于电影的差评我是不赞同的,因为这部电影从要拍续作的角度上来看,算是有头有尾的起了一个很好的开头,演员表演很到位,动作和特效都非常细心没有瑕疵。但有的人肯定会说,电影中天上盘旋的老鹰次数较多,看上去很做作。在我看来,这反而起到了衬托的作用,刺客们的信条是自由,鹰就是自由的代表,就好似一份信仰的图腾。

所谓信仰,究竟何意?好似当初许多人心中都会有这个疑问:信条是什么?

在电影中,刺客的信条:万事皆虚万物皆允。被渲染成像是圣经一般神圣,让人产生一种威慑力,形象被抬高的信条,它的本质,原本是什么样的呢?

-

一切都要从几个世纪前的十字军东征开始说起,那个时候便是圣殿骑士的诞生日,同时,刺客兄弟会的先祖:阿萨辛派也问世。从此,便开展了久久不能平息的战斗,但最终目的不过是世界和平,是秩序还是自由,是被统治还是自己做主,都有着不同的对比和看法。

除此之外,整个故事,稍稍架空的世界观中,最为重要的还有伊甸圣器。刺客想要将圣器守护好,归于地底,而圣殿想要利用它。这便抽象的反映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人类的贪婪之心。

那么最后,《刺客信条》讲的到底是什么?大导师阿泰尔一生几经坎坷,从一个骄傲自负的刺客蜕变成一位大导师,事历代代相传,这位大导师的结局更是让人心酸不已,将要灯枯的他,依旧傲然挺立带着伊甸苹果站在图书馆门前跟儿子道别,木已成舟的结局是改变不了的,强忍的泪水最后化成了马西亚夫终日未停的白雪,而导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以一种释然的模样永久睡去,等待后人的来临。转眼几十载,第二位导师来临,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上空鸣响起老鹰空灵孤傲的叫声,他名叫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Ezio Auditore Da Firenze.)他的一生就如他的名字一般辉煌传奇。亲手振兴了意大利兄弟会,成为兄弟会的导师。年纪轻轻便除掉圣殿骑士在意大利的大半势力。当他褪去年少轻狂的气质时,渐渐成熟的他也从雏鹰变成了老鹰,头发花白的他不远万里来到马西亚夫,来到刺客先祖曾待过的地方,两位导师跨越时空的对话堪称整个系列最为经典的,最让人流泪的一段。

光芒终有淡去的时候,火花终有暗淡的时候,老鹰也会有休息的时候,三部曲随着时间的流逝迎来了结局。

艾吉奥:“我已经尽我所能去经历我的一生,不知道目的何在,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最终,我发现了一个怪异的事实,我是一只信鸽,传递着我不能理解的信息。我们究竟是谁?像这样穿越百年的对话,当我还是个无知少年时,我拥有自由,却随意挥霍。我拥有充足的时间,却殊不知它的稍纵即逝。我有懵懂的爱情,却没有认真对待过。若干年后,我才明白这些东西弥足珍贵,如今,垂暮之年的我,将这些顿悟视为一笔财富。爱情,自由,时间……是它们教会了我如何指引自己的信仰。”

导师的逝去,看似平凡的他们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这两个故事就足以说明信条究竟是什么?万事皆虚万物皆允,这不仅仅是信仰的力量。曾经有人问道:毛毛虫是如何过河的?答案便是变成蝴蝶。当一个人经历了重重困难,自负导致的教训,经历了风浪,才会有所成就。孤身一人的能力很小,但万众一心便能有非同凡响的力量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一个人不会被事物所束缚,不会被黑暗所征服,不会被世俗所埋没,因为——万事皆虚万物皆允。

这边是刺客的信条,自由的向往,信仰的力量。

黑暗不是最强大的,光明不是最温暖的,人生的道路上只有不断的坚持,生命才会是不平凡的,因为——我们躬耕于黑暗,却侍奉于光明。

我们是刺客。

-

THE END.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