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萧少。

信仰,一直都在。
我,从未离开。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是此生不变的信仰。
[天地挡我踏破天地]是此生不变的倔强。
楚家萧少,唯我独尊。

【AC】暗影出鞘(揍棍中短篇[二])

【AC】暗影出鞘(二)

#西皮向:黑化(圣殿)Arno×黑化Ezio

#深夜党撒毒

#人物性格大反转 OOC算我的

#人物故事改动 微微架空 

#除了乱七八糟的剧情 还有乱七八糟的文笔(。

[@烨焰 _(:зゝ∠)_将就着看吧我哪知道我写了什么.希望没雷到刚起床的你.]

http://chuxiao893.lofter.com/post/1e67d0ce_eda9bcc 第一章在这儿。

图源侵删。

-

【第二章:暗中之光 言中之殇】

一抹阳光透过窗帘映射在室内的地板上,窗外时不时传来动听的鸟鸣以及街道上马车的声音和人们来往的嘈杂声,同时混成一锅。

Ezio模模糊糊从睡梦中睁开眼,刺眼的光芒让他不得不抬起手遮住。

待适应后,Ezio看了看四周,起身的同时脑袋一阵晕眩,看来自己被坑得不轻,让自己像个病人似的,下意识地轻抚额头。

他侧眸看去,睡在他旁边的尽然是Arno。

Arno的睡眼让Ezio愣了好久,直到Arno的眼睫毛稍稍动了一动,Ezio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刚刚那样盯着他看实在太失礼了。

不过,Arno比他更失礼吧?

饶幸的是Arno并没有醒,或许只是在做梦,Ezio伸手打算将自己的红绳拿回来。没想到的是他的衣袖刚好掠过了Arno的鼻尖,这让他不禁倒吸一口气,还好没有打扰他的美梦。

拿到头绳后将散乱的头发扎好后Ezio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看着清晨美伦美央的巴黎。至于昨天的事……Ezio想到这回过头看了一眼Arno,内心一片空白,映入眼帘的和暂时占满心中的怕是只有Arno那动人的睡颜。

Ezio摇了摇头打算将这个厚颜无耻的想法摇走,而Arno也微微睁开了眼睛。

“早安,Ezio。”Arno睡眼惺忪的跟Ezio道了个安。

Ezio浑身一个激灵,因为自己冷不丁地被他吓到了,在快要爬出窗户的他吓得差点掉下去,之后便消失了,但至少也回了Arno一句早安。

Arno轻笑出声,越发对Ezio感兴趣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是……

杀了凶手,报仇。

-

酒杯中盛着暗红的葡萄酒,透过清晨一抹阳光衬得更加鲜艳。

Ezio将酒杯拿起喝下一口,舔了舔嘴唇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

[Arno会在做什么呢?]

他心里暗想着,或许他做什么都与自己无关。灰色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丝落寞,但只是稍纵即逝。

Ezio看着窗外,此刻,他发现了走在街道上混在人群中装备齐全双眸闪烁着寒光的Arno。

[他要去做什么?]

一连串的想法浮现在Ezio脑海里,直到他想起Arno腰间的挂坠时才恍然大悟。

Arno要去圣殿总部。

耀眼的光芒时不时打在挂坠上,让挂坠显得光彩夺目。

Arno首先要和圣殿交换情报,换取自己的利益,这恐怕是他每日必做的一件事。

在Arno经过某家酒馆时,他不经意地往里看。

无形之间与Ezio的目光对上了,Arno勾起嘴角浅笑,而Ezio不知所措地别过头,顺便拿起酒杯一口喝下剩下的酒。

[看哪不好为什么要往这里看。]

Ezio被酒呛到,咳嗽了几下将目光移回原处,结果Arno还站在那儿嘲笑自己刚刚愚蠢的行为。

Arno挥了挥手,便继续走自己的路。

[希望他没有仔细看,不然他肯定知道自己脸红了一点,就一点。]

Ezio边想边死死地抓着酒杯,简直想把酒杯捏碎。

-

集市里,商铺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来往的人流Arno全都看在眼里。

Arno靠在某个废弃的商铺旁,手里玩弄着那个坏掉的怀表,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的每一幕。

“啪,啪,啪……啪。”

怀表在空中与手心之间来回运动,发出轻微的声响,不知过了几分钟,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穿着朴素衣服神色紧张的人,跑向正站在商铺旁无所事事的Arno。看紧了时机将正好抛在空中的怀表一把夺过,眼神迅速地打量着Arno全身。

“愿洞察之父指引我们。”Arno无奈地说道。

那个便装圣殿听见这句话后才把怀表还给了Arno。

他拿出一袋沉甸甸的钱:“情报。”

Arno打开怀表将里面的情报递给了他:“判断不错,可惜没有胆量猜到底。”

“……不要自以为是。”圣殿骑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顺口嘟囔道。

闻言Arno挑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我现在想杀你只需一念之间。”

这位圣殿骑士的双眸闪过了一丝恐惧,暗暗吞下一口唾沫:“再会。”

Arno思索了一会儿,抬眸看见圣殿骑士已离自己好几步远,便快速上前弹出袖剑放在他颈脖的大动脉旁:“告诉我,一位名叫Shay的圣殿骑士现在在哪?”

“就,就在巴黎圣殿总部,与Elise小姐一起商讨一些事情。”

“多谢。”

Arno收回袖剑放开了他,而这个吓得屁滚尿流,惊慌失措的连跑带滚离开了。

Arno垂眸看了眼武器,准备得很充足。

报仇的怒火在Arno心中燃烧了起来,同时他如一条猎豹般在屋顶快速穿梭,来到圣殿总部的暗门前。他抬起手,将门上的机关轻轻一摆,变成个圣殿十字的模样,门便伴随着一些掉落的尘土打开,里面与外面形成了强大的对比,毕竟只是个小门,而里面,金碧辉煌得宛如一个城堡。

两个身穿圣殿骑士护铠的守卫挡住了Arno的去路,重而厚实的头盔让人猜不到他们在想什么。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入口的?”

“而且还穿着一身刺客袍。”

两个士兵各说各的,在Arno看来都是一堆废话,且毫无默契度,Arno轻叹一声,将他们用来装饰的武器挪开:“在下Arno.一个穿着刺客袍的圣殿骑士。”

守卫疑惑了些许,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刺客’,直到看到象征圣殿骑士的十字时才放了行。

“失礼了,先生。”

“很是抱歉。”

Arno根本就不想理会这种表面性的道歉,只是继续往里走,走到与仇人见面的地方,必须杀了他的地方。

“原来他就是那个叛徒。”一个士兵暗自说道。

“或许只是为了讨Elise团长的欢心。”另一个守卫嗤笑一声附和。

而Arno全都听进去了,他转过身,士兵在那一刻看见了隐藏在兜帽下充满杀气的眼神如利刃般闪过让人颤栗的寒光。

说时迟那时快。锋利的袖剑转瞬之间击中了他们的要害,毫无分差地刺入了他们的喉咙,而他们的反应只有惊恐。

“别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下场必死无疑。”Arno将袖剑从碎掉的骨头中拔出,还发出轻微的咯咯的声响。

Elise正难得的盛装出席,在装饰得如同凡尔赛那般璀璨的会客厅中与Shay交谈着圣殿骑士团的要事。

门外的吵闹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Elise微微皱眉望向门口。

“我去看一下,您稍等。”她起身走向门口,回头给Shay一个友好的微笑。

Shay同样点头微笑致意,他感觉到了危险,这个感觉很明确。

在Elise开门的那一刻,她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震惊得连忙后退几步。

Shay皱了皱眉问道:“Elise小姐您没事吧?”

“Ar……Arno?!”

Arno的目光与Elise交汇在一起,他们双方都没有料到再一次的见面会是这个样子,更不用说如此多年除开在凡尔赛时,Arno第二次看见Elise穿着盛装,这令他愣了好一会儿。

“Elise小姐,我们已经尽全力拦住这个刺客了。”气喘吁吁的卫兵解释道。

Elise下一刻便转身回头,极度冷漠地回道:“他不是刺客,放开他。”

Elise话音刚落,Arno便快速走上前,狠狠地推开了Elise,目光充满杀意地看着坐在里面仿佛知道他要来找他的人:Shay。

“杀害我父亲的人,是你,对吧!?”

“是的,是我。”

Arno深呼吸了一口气,拔出佩剑,剑锋一转,剑尖指着Shay:“拔出你的剑,跟我打一场,公平的战斗,好决定你死我活。”

Elise额上尽是冷汗,她很想上前阻止,但却遭到了Shay的拒绝。

Shay浅浅一笑,拔出了佩剑,时隔多年的他如今遭遇了这样的对手,他心里很是欣慰。

“我想,为了不打扰到我们,最好把门关上。”

士兵上前一步将门关了起来。

下一刻,刀刃相撞,我必将尽全力杀死你这个凶手!

-

Elise在外面来回踱步,时不时停下来焦急万分的在门外跺脚,无论是谁她都很担心。

门外只能听见剑刃碰撞的声响,更不用说里面物品破碎的声音。

Elise脑中不经意间想出很多不可收拾的画面,是死是活,她不知,她不知道他会做到这种地步。

随着急剧上升的心跳,和心中难以掩盖的不安,里面的声音在缓缓减弱。

“滴答,滴答……滴答。”摆钟发出机器般的声响,Elise也时不时看着一秒一秒走动的秒针。

“铛!铛!铛!”

此时的钟声,好似一首葬歌。葬歌,谁的葬歌?

Elise上前用力推开了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她双眸中的情绪再也不能掩盖。

-

Arno的双手死死地握着剑柄,白刃上还留着鲜红色的血液,剑尖则刺入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Shay。

这一幕让许多圣殿都震惊了,他们都知道Shay的剑术很精湛,更不用说迈入老年的他有着身经百战的经验。

空气凝固了,Elise站在原地,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那双动人的眸子里尽是恐惧和绝望,一开始她以为Anor放下了刺客兄弟会,放下了曾经的一切,来到圣殿,这件事无不于锦上添花,同时,她发现Arno变了,走在复仇道路上的他,不再是以前凡尔赛那英俊可爱的Arno,现在的他很冷酷无情。

“咳……咳咳,不愧是Dorian先生的儿子,继承了他优良的刺客血统。”Shay嘴角依旧挂着那浅浅的笑,但他很快就死了。

Arno只是冷眼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去杀了他?上级的命令?”

“是的,一句命令。”

“那我很抱歉,”Arno语气依旧冰冷,没有一丝歉意,“安息吧。”

“Arno,听我说。”Shay的声音愈来愈小,他快撑不住了。

Arno低下身子,握在剑柄的手滑至剑身,擦去那些血液。

“背叛这条道路,你还是别走下去了,我曾经就是个刺客。”

Arno犹豫了几分,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意已决。”

待Shay咽下最后一口气,Arno便将剑从他的尸体中拔了出来,剑尖都染成了深红色,但寒光却被其淹没。

门外的士兵拔出了武器,做好了准备,等待大团长的命令,如何处置这个刺客。只要她一下令,Arno会有很大的几率葬身于此,即便能跑出去,也穿不透这密密麻麻的人群。

“让开。”Arno将剑收回,走上前面对这些胆大的士兵说道。

“……Arno,你还会待在圣殿吗?”

Elise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早有猜测。

还记得那句话吗?既然是猜测,那就把它猜到底。

Arno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下一刻他抬起手,手上则悬挂着Elise给他的十字挂坠,那耀眼的红光如同那时鲜红的血液。

我意已决,心之所向我生信仰。

挂坠落了下来,落在了地上,如同一个垃圾一般,落在了那虚伪的地毯上。

Arno推开大门,走向巴黎市区,蓝色的天空上盘旋着一只老鹰,老鹰掉落的羽毛随风而落,Arno抬眸看去,正好落在他的手心。

他知道的,回归的时候,到了。

-

“导师,Arno求见。”以为刺客学徒匆匆跑到兄弟会总部报告。

总部里的刺客听见这个名字都感到惊奇,引起一大骚动。

刺客导师们商量了一下,最后一位气质不凡的女导师开了口:“让他进来。”

Arno走了进去,忽视着旁边怀疑好奇的目光,走上台阶抬眸看着众位导师,双眼再次回到了以前那番,如鹰的眼睛般闪烁。

“……导师。”

“你回来做什么?叛徒!”其中一位导师将手握成拳头一怒之下砸到了桌面,发出一声巨响。

Arno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我已经离开了圣殿……”

他还没说完,那位女导师便看出了他的想法:“所以,你想回到兄弟会,对吗?”

Arno点了点头已示回答,虽然他知道这不能体现出他的真诚。

“这不可能!他出卖兄弟会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也反对。”

“但是……他毕竟是Dorian的孩子。”

导师的一番争论,Arno都听在耳里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一次为了复仇而出卖了很多,但是……

“我可以为兄弟会做任何事情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说得简单,导师们依旧不支持,允许他回来。

争吵突然停了下来,空气从躁动变得冷静,随之仿佛凝固一般。Arno在屏息等待着答案。

“很抱歉Arno先生,兄弟会将你逐了出去,而且你犯了很多错误,所以……”

“反对。”

Arno微微一怔,站在原地愣了好几秒,直到心里提醒自己他们说的是对的才回过神来,敬了个礼后转身离开。

[父亲,您的仇我已经报了,但结果让您很失望,虽然是意料之中。]

一开始的背叛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Arno无精打采地走进一家餐厅,抬眸扫视了一眼四周,却发现了一个熟人,Ezio。

自然,Ezio也看到了他,看见他腰间的挂坠消失了便浅浅一笑,这个选择比继续背叛好得多。

但他们都没有和对方打招呼,在Arno经过Ezio旁边时,Ezio好像知道他遇到了不顺心的事,便不再多问。

他们之间可能是朋友,可能是路人,或许只是擦肩而过。

-

一餐之后,Arno回到了住处,洗漱之后也不能将疲倦褪去。

他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想着兄弟会。

兄弟会的坚决拒绝,这成了他最忧虑的事,但此时再怎么想也无用,下半生难不成就随随便便度过吗?这么一想他更加懊恼,因为他有着刺客的血统,他知道他是父亲的接班人,可惜的是,他搞砸了。

辗转反侧也难以入睡,在天刚刚泛起鱼肚白时,外面阳台传来了一阵细小的动静。

Arno穿上衣服走出阳台,看了看四周,发现一个戴着兜帽的刺客站在那看风景,直到Arno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反应过来,无疑是个学徒。

“拿着。”刺客学徒拿出一封信递给Arno。

Arno接了过来,那位学徒便走了,信封上印着兄弟会的标志。

Arno看了看信封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走进屋内,怀着一丝期待拆开了信封,但内容不过是短短几句话。

-[Arno先生,兄弟会对于您的到来是料不到的,你已确定为背叛兄弟会的人,对此我们没有办法相信你,经过反复思考,我们决定,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你做好了准备,且确定努力完成任务,我们便会再次接纳你,以你以前的身份入会。]-

Arno皱了皱眉,看来兄弟会为了保密这个任务,做了一些特殊的处理,要用刺客们独有的视角才能看到,是的,就是鹰眼。

在Arno看完隐藏信息后,信封从他的手中落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而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任务目标:杀了兄弟会最大的叛徒(Ezio Auditore.)若不能做到,我们将以背叛罪对你施行死刑。]-

屋外的阳台,一条红色的腰带随风飞舞,Ezio靠在墙壁上,侧眸看着Arno的反应,因为,刚刚送信的人就是他,他不过是换了件刺客袍而已。

-

未完待续。

【剧情后续:是杀是留?是死是活?】

评论(15)

热度(23)